返回首页

以前买不起作业本,如今有了存折

临沂市创新机制,让29亿扶贫资金为贫困户“解渴”

来源:齐鲁晚报 2018年10月29日 09:57

 

核心提示:扶贫攻坚战中,我省涌现出一批先进典型。在10月17日全国“扶贫日”前后,本报记者采访了部分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。

5

沂水县沙沟镇卞庄扶贫投资大棚内,茄子已经开花挂果,村民正在给茄子授粉。

编者按

扶贫攻坚战中,我省涌现出一批先进典型。在10月17日全国“扶贫日”前后,本报记者采访了部分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。

本报今日推出“脱贫攻坚”专题报道,讲述脱贫故事,分析扶贫样本,进一步营造争当脱贫攻坚先锋,齐心协力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浓厚舆论氛围。

近3年来,临沂市累计投入产业扶贫资金29.28亿元。这一大笔投入形成的扶贫资产不能做成“一锤子买卖”,临沂市探索建立了以“所有权归村集体、经营权归承包户、收益权归贫困户、管理权归镇政府”的“四权分置”长效管理机制,使这些扶贫资产循环利用起来,3年来的收益源源不断地惠及着29.14万贫困户。

文/片 齐鲁晚报记者 邱明

零敲碎打的互助金

“没办成像样的事”

2015年,沂水县沙沟镇张马庄领到了省里拨付的30万元互助金。跟随这笔钱而来的只有一个目标——帮贫困户脱贫。

这个目标没有清晰的实践路径。本着谁缺钱就借给谁用的大方向,村里成立了扶贫互助理事会,定下了只借给贫困户、一户5000元、一年带息还清的规矩。“第一年借出去6万元,零敲碎打没办成像样的事。”时任张马庄扶贫互助理事会理事长的村会计石庆阳回忆,来借钱的都是应急,有的想买几只羊放养,有的是拿不出钱进化肥地膜,没有贫困户打算靠这笔钱上个赚钱的小项目。

张马庄这个偏僻到在电子地图上放大到极限,才能显示出来的小山村,1465口人散居在3个山沟里,翻过北面的大山就是潍坊的地界,再往西北就进了淄博。田里的砂砾土质只能给予村民够自己吃的收成,环绕的群山阻隔了发展的脚步,村里的年轻人甚至是还能出力干活的老人,跳出群山的阻隔远赴外地打工。留守的除了老弱病残,还有那些靠自己的力量摆脱不了贫穷的农户。

今年60岁的王山就是其中一户。与生俱来的生理残疾让他不能自理生活,还拖累着妻子邱太荣受苦。“儿子刚上小学时,要一毛钱买作业本子家里都拿不出来。”那时的邱太荣已经3个多月没有见到一分钱,无奈撑着孱弱的身体上山捡了几天的石头,换回15块钱才暂时解困。“38户66口人,基本都是这种情况。”在石庆阳看来,扶贫互助理事会的资金帮扶,对没有挣钱能力的贫困户来说就是杯水车薪,小打小闹除不净贫穷的根。

穿村而过的沭河似乎把这种境遇从源头带到了下游。张马庄正南方直线相距149公里的临沭县石门镇大官庄村,是沭河自发源地流入江苏前在山东境内的最后一段。

村里的老人讲,尽管沭河在这里冲积出了肥沃的土地,但纵横的河道水网让这里曾经人迹罕至。大约是在明初时代,当时的官府为了吸引人们前来垦荒种地,无偿提供耕牛和农具,为纪念官府的这个举动,人们就把聚居起来的村子取名大官庄。这个在明代靠扶持政策建起的村子,即使到了现代也没有摆脱贫穷的束缚。

“连村委会的三间办公房都抵押给了债主。”驻村第一书记刘斐,2017年初从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选派到任后,大官庄村集体的家底让出身农家的他大跌眼镜。这个村子的集体收入不仅为零,还欠账近百万元。

650万扶贫资金“入股”

当年收到分红30多万

扶贫不是简单地给钱给物。自2015年至今,29.28亿元的产业扶贫资金投入如果平均到户,临沂全市的25.5万贫困户每户能分到1.1万余元。这样一算似乎大家都能脱贫,但这笔钱花完之后以及新出现贫困人口咋办?如何让这29亿钱生钱,像不竭源泉一样用之不尽,让没有挣钱能力的贫困户一直有钱花,是临沂市扶贫工作思虑的重点。

就像沭河在沙沟镇一带发源,扶贫资产“所有权归村集体、经营权归承包户、收益权归贫困户、管理权归镇政府”的“四权分置”管理机制也在这里酝酿试水。

2016年9月底,在沙沟镇卞庄的220亩土地上,建起了38个冬暖大棚。650万元的投资款来自周围20个村的项目扶贫资金“入股”,其中就包括张马庄那笔“零敲碎打办不成像样事”的30万元互助金。大棚出租给沂州果蔬研究专业合作社经营管理后,当年收到了30多万元的租金,全部分红给20个入股村的贫困户,其中张马庄的王山和妻子邱太荣收到了822元。

2017年,大棚分红再加上当地新上的光伏扶贫项目收益和低保金,这一年他和妻子靠扶持政策收入达到了5300多元。“起码给孙子个零花钱不用愁了。”年轻时靠透支身体换取零花钱的邱太荣被累到“蹲下站不起来、站起来蹲不下”,在即将步入失去劳动能力的老年时,她有了生平第一本属于自己的存折,定期打进来的多项扶贫政策性收入让她的生活更从容。

“‘鸡蛋不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’,为了保证收益稳定,我们还投资了工业项目。”沂水县沙沟镇扶贫办主任吴玉坤介绍,今年9月底在青岛保税港区沂水功能区上马一条饼干生产线,总投资400万元购买了5台生产出口食品的大型设备,租赁给山东上选食品有限公司。预计第一年能得到32万元的收益,这些收益将主要用于这64个村346户贫困户分红。

类似的扶贫投资也在临沭县的大官庄村上演,刘斐带领村两委班子筹资在村里建起了服装车间;利用专项扶贫款建成分布式村级光伏电站;动员村里在外创业的能人回乡办厂,引进两个高效农业设备生产企业。每年能给村集体和贫困户带来近30万元的收益。

“明确所有权,把扶贫资产放进集体篮子里;放活经营权,让最能挣钱的人去用钱;保障收益权,让最需要的人能收益;落实监管权,让每一分钱都要在阳光下运行。”临沂市委副秘书长、市扶贫办主任熊长远说,临沂贫困人口占全省1/6,是山东脱贫攻坚重点市。探索出的“四权分置”长效机制能把扶贫资产管好、用好,全市相继形成了3510个扶贫项目,2016年、2017年共减贫43.3万人。

http://www.qlwb.com.cn/2018/1028/1359686.shtml

关闭